回到首頁 下一頁 上一頁

被遺忘的將軍

歡迎您一起見證一段百年的近代史


俞應麓

江西近現代人物傳稿

朱火金

俞應麓,字詠瞻,江西省廣豐縣人,出生於1878年冬(清光緒四年)。父親俞承

典,有八子一女,應麓排行第六。少年時期,在家鄉讀私塾並肄業上饒信江中學

堂,深受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薰陶,又受到西學東漸的維新思想影響,仰慕文天祥、

岳飛的忠君報國熱腸和漢書記述楊震的節操,認為國弱蒙恥,須從武備改良入

手,不能徒事清談,寄情吟詠。

1903年,俞應麓到南昌進入江西省武備學堂,結識同學彭程萬、李烈鈞等有志

青年,由於志趣相投,成為終生莫逆之交。1905年,考取贛省官費留學,東渡

日本,入振武學校肄業,與浙江省黃郛(膺白)、江蘇省唐凱等為同班同學。畢

業後考入日本參謀部測量修技所三角科深造。此期間在東京與同學彭程萬一同加

入孫中山領導的中國同盟會。此時,由舊家庭安排婚配的妻子上饒楓嶺楊氏已病

逝,俞應麓在日本靜崗寄宿之魚安樓旅店受到女店員安間依姬的照料而成婚。

1901年冬,俞應麓準備回國參加推翻清廷鬥爭,曾親筆書寫字幅留贈魚安樓店主,題辭為:“《漢書》楊震。人授之金,震不受。或曰:暮夜無知。震曰:天知、地知、汝知、吾知。”反映了俞應麓當時廉潔持節的志向。因安間夫人之家長反對女兒遠行,俞應麓留下剛出生不久之長子交安間夫人撫養。其子隨母姓取名安間勇。

俞應麓回國後,擔任江西省測繪學堂學監,主持這一新型軍事學校工作,為民主

革命培養人材,傳播革命思想,與主持江西測量司之同學彭程萬密切配合。1911

1010日,武昌起義爆發,1028日,俞應麓與彭程萬會同南昌同盟會支部成員在新軍工程兵隊部秘密集會、決定響應武昌起義,迅速光復南昌。1030日晚11時後,俞應麓率領測繪學堂學生與彭程萬率領之測繪司學員武裝配合革命軍奪城,攻占清廷馮汝騤之巡撫衙門。當時,清統領劉懋政已率部隊由上饒趕到南昌,兵臨城下,勢如千鈞一發。俞應麓與彭程萬不顧個人安危,親臨劉部進行策反,使劉懋政率部投誠,及時粉碎了馮汝騤的陰謀,避免了一場血戰。俞應麓又率軍配合黃興攻占南京,並與林森、趙士北、王有蘭、湯漪等5人任江西都督府代表,于同年1128日出席在上海召開之起義17省代表會議,投票選舉孫中山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次年元月1日,擁護孫中山在南京成立中華民國政府,宣布中華民國紀元開始。

1912年初,孫中山任命李烈鈞任江西省督軍,改組都督府,俞應麓出任軍務部長、軍政司長兼贛軍第一師師長。同年8月,因袁世凱竊國野心萌露,江西都督府派俞應麓駐上海設法購置一批武器彈藥,以加強江西武備,由歐陽武暫代贛軍第一師師長。10月,都督府電令俞應麓在滬面請孫中山大總統蒞贛。俞應麓陪同孫中山于1018日乘“聯鯨號”江輪經南京、九江,改乘“西昌號”輪船於1025日安抵南昌,向全國表明江西擁孫反袁的政治態度。此時,袁世凱已陰謀在江西改行軍事民政分治體制,企圖限制和分裂江西革命力量。12月,俞應麓出任都督府高等顧問官,專程赴北京向國民黨總部陳述江西正確主張,反對軍政分治陰謀,並負責調查袁世凱動向。1229日,湖南《長沙日報》發表李烈鈞致國民黨本部公開信,中有“俞君諳練精敏,鈞所素佩,尚祈諸公有以教益之”語,表明了李烈鈞對俞應麓的重托與信任。

1913年初,接袁世凱安排在江西之內奸、九江鎮守使戈克安密報,段祺瑞電令九江海關扣留江西都督府由上海購運的軍火。俞應麓任都督府軍事會議特派員赴北京向陸軍部、參謀部嚴正交涉,終於將這7000支槍、800箱子彈如數運回南昌。55日,俞應麓支持李烈鈞公開發出通電,反對袁世凱違法向外國貸款,69日,袁世凱下令免除李烈鈞都督職務,李在赴上海與孫中山密商反袁計劃前,公開通令各機關委託俞應麓在都督府主持一切工作,上海《民主報》於620日公布這一通令。711日,俞應麓到湖口與李烈鈞面商討袁問題。次日,通電宣布討袁軍司令部成立,俞應麓為9名署名領導人之一。趕返南昌後,與歐陽式召集正副省議長開會,712日宣布江西獨立,通電討袁。俞應麓任江西討袁軍司令部兵站總監要職。818日,反袁軍事鬥爭失利,俞應麓隨李烈鈞、彭程萬等逃亡日本,但仍堅持擁護孫中山,在海外繼續策劃反袁鬥爭。次年,在南洋各地奔走,團結愛國華僑,宣傳反袁,籌募革命經費。

1915年冬,俞應麓潛往雲南,在講武堂任教,結識反袁志士朱德、金漢鼎等人,

並協助李烈鈞參加籌建護國軍,同年1225日,雲南宣布起義,出師討袁。俞應麓隨李烈鈞第二軍轉戰廣西百色、廣東肇慶等地。

1917年,段琪瑞不遵民國元年之臨時約法。孫中山到廣州宣布護法,成立廣東軍政府,任陸海軍大元帥,俞應麓出任大元帥府高級參謀,授銜上將。1923年,俞應麓隨大元帥府參謀總長李烈鈞輔助孫中山擊敗叛將陳炯明,此期間俞應麓曾與許崇智配合轉戰潮州,結識當地進步女學生吳鳳瓊並與之結婚。1927年生子名百巍。

19244月,孫中山大元帥任命俞應麓為江西宣撫使。10月,馮玉祥在北京發動政變電邀孫中山北上共商國是,俞應麓被選為隨行高參陪同中山於11月由上海乘船取道日本轉赴天津、北京。3個月後,中山即病逝于北京協和醫院,俞應麓隨李烈鈞參加了中山治喪事宜。中山逝世之次年,蔣介石任北伐軍總司令,進駐南昌。

1927年初,俞應麓隨李烈鈞赴南昌見蔣介石,察覺蔣攬權忌賢,又見418日蔣介石在南京新成立之國民政府僅安排李烈鈞為毫無實權之委員,更感到孫中山“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之主張已被廢棄,自覺擁護中山主張的國民黨元老俞應麓,無法忍受被他在日本留學時的後輩蔣介石所支配,毅然退出軍政界,以料理早年奉中山命在南洋經辦之橡膠園之善後為藉口,往來流寓新加坡與上海,不再參與軍政活動,並將孫中山生前贈給他謀生的一批銀元以兒子百巍戶名存入上海匯豐銀行,終生未曾動用。

但這時的俞應麓正當49歲壯年,回顧參加革命的壯志,不安於息影林泉去安度悠閒歲月。他注意到江西故鄉山區原始落後的交通狀況,深感世世代代肩挑馬馱的運輸困難,決心利用自己辛亥元老的社會影響,採用民間投股集資辦法修築民營馬路,發展汽車交通事業。這一有利於民生經濟發展的創舉,受到閩浙贛三省交界各縣士商民眾的支持。1928年春季,俞應麓擇址浙江常山縣,領導成立了“常玉汽車路股份有限公司”籌備處,出任主任,於同年6月動工先修常山至玉山45公里之汽車路。1929年秋常玉路建成通車,公司正式成立於常山,俞應麓任董事長。其弟俞應凱(原系京張鐵路工程師、留美碩士)先任公司工程科長,後任經理。公司鼎盛時期擁有貨運卡車80多輛,並興辦了修配廠、司機養成所、苗圃、擁路隊等事業,培養了大批技術人材。1931年春,公司利用自身的人力財力,採用分段招標承包辦法,僅半年時間又完成由玉山縣延伸到廣豐縣34公里的玉廣線工程。1932年秋,公司又承包建成廣豐到浦城全長90公里的汽車路工程。在公司的影響與協作下,廣豐經江山至衢州的公路、玉山至上饒的公路也先後建成。浙贛鐵路通車後,汽車路運輸量分散,更主要的是民族工業受到官僚資本的排擠和內戰漸熾的影響,公司事業逐漸萎縮,延至1942年夏初,日本侵略軍侵入贛東,將公司洗劫一空,慘淡經營歷時13年的常玉汽車路公司終於倒閉。這期間,吳鳳瓊夫人因積勞成疾,病逝於上海。面對愈演愈烈的抗日烽火,庭前櫻花雖然年年開放,但遠留日本的安間夫人更無團聚的可能,年近花甲的俞應麓大病一場,靜臥玉山白雲寺數月,昏迷中但聞幼小的兒子百巍跌傷號哭,乏力照料,乃經友人介紹,聘玉山八都寡居女教師盧凌雲為家庭教師,照料孩子,後成婚於常山金川門寓所。

抗戰開始,俞應麓遷回故鄉廣豐後不久,1938年,中共閩浙贛邊區黨委書記曾鏡冰奉命改編閩北游擊隊為新四軍三支隊北上抗日。俞應麓曾代表各界群眾,不畏險阻,親赴鉛山石塘駐地慰問,公開登台演講,贊揚新四軍抗日救亡精神,幹部戰士深受感動。曾鏡冰後來派人向俞應麓致謝。19425月,日軍入侵贛東,廣豐淪陷。侵華日軍在廣豐派人致書隱藏在北鄉山林中的俞應麓,意圖請出維持治安。俞應麓將信撕擲于地,怒罵:“簡直是荒唐,我不會當汪精衛的!”然後便穿上草鞋,拄著竹杖,和女兒親家、大革命時期的老共產黨員湯日新轉移到更深的山林,直到日軍退出贛東後,才回到廣豐。

19489月,中共閩浙贛區黨委湘贛邊工委派上海聯絡站主任甘代瑞專程到廣豐請俞應麓進一步與我黨合作,俞應麓服從我黨領導,掩護地下黨廣豐城關黨支部在他家開會,由他家代理黨的郵件,並將當年常玉汽車路公司護路隊留存的20餘支長短槍械全部貢獻給黨組織使用。地下黨派黨員俞玉昆打入偽政府,賄買贅峰鄉鄉長職務,俞應麓協助籌集經費並承當了擔保人。同年11月,遵照黨組織安排,俞應麓以舉辦70歲壽辰為掩護,配合我黨對地方保安團隊進行策反工作。又和湯日新共同掩護中共贛東工委副書記熊荒陵長駐大南鄉開展黨的工作直到廣豐解放。廣豐解放前夕,根據贛東工委決定,俞應麓出任臨時治安委員會主任,動員舊職人員保存檔案資財,宣傳黨的新區政策,穩定社會秩序。廣豐解放後,中共上饒地委組織部長海燕親自到廣豐縣委,安排俞應麓出任支前委員會主任,請他協助人民政府征糧支前,開辦革命幹校,動員知識青年參軍參幹。他工作出色,一再受到黨的表揚。

1950年冬,俞應麓不幸竟遭誣陷,將他為黨進行策反工作誣為“通匪”,把偽政府歷年循私虧空之田糧誣為他的“貪污”,加上一些未經查實的罪狀,予以逮捕,並於19514月判處死刑。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經過反復查證,否定了一切不實之辭,終於在1989729日由上饒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以(89)刑監字第26號終審判決書宣布俞應麓無罪,公開平反,恢復其政治名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