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下一頁  上一頁

被遺忘的將軍

歡迎您一起見證一段百年的近代史


俞百釗

俞百釗年譜〈1919-1992〉

 

一九一一年 生父俞應麓奉孫中山之命,由日本返回中國江西省參加辛亥革命,同年,同父異母的安間勇出生。

一九一二年 中華民國建立,俞應麓代表江西省投票支持孫中山出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

一九一七年 生父俞應麓出任孫中山大元帥府高級參謀,官拜上將之職,成為孫中山晚年的核心決策人士。

一九一九年 生父俞應麓與原配妻子楊曉春,於江西省廣豐縣生下一子,取名俞百釗。此時的俞應麓結識了一位左翼的女學生吳鳳瓊,楊曉春將俞百釗帶回江蘇撫養長大。

一九二三年 孫中山於北京逝世,俞應麓隨侍在側,並協助處理相關治喪事宜。

一九二七年 同父異母的俞百巍出生。同年,北伐成功,蔣介石展開清黨,發生《四一二事件》,蔣介石利用俞應麓的關係,誘殺多位國民黨元老,自此,俞應麓退出軍政圈,返回江西省上饒,從事開辦浙贛閩三省公路的實業建設。

      同年,毛澤東在江西省井崗山,成立中共紅軍的第一個政權基地。

一九三四年 毛澤東經過蔣介石五次圍剿之後,正式撤離井崗山,展開所謂的長征。

一九三五年 俞百釗自私立彬江中學畢業,返回生父俞應麓江西家中,生母楊曉春篤信佛教,吃齋念佛,長期供奉觀世音菩薩,延請僧侶講經說法,救濟窮困的鄉里居民,毫不吝惜。

一九三八年 奉生父俞應麓之命,參加國民黨,考入中央軍校第六期;此時,俞應麓又以國民黨元老的身份參加中共新四軍抗日的歡送活動。

      同年,蔣經國出任江西省行政專員,展開建設新贛南的工作,同時,進行所謂的清鄉活動。

一九四零年 俞百釗自中央軍校畢業,官拜陸軍步兵少尉。

一九四一年 俞百釗與舅父之女楊荷珍結婚。

一九四二年 吳鳳瓊逝世於上海,俞應麓將俞百巍交由女教師盧凌雲撫養,並轉赴中共成立的香港達伏學院就讀,俞百巍參加中國共產黨。

一九四五年 抗日戰爭結束,蔣經國調離江西省。

一九四七年 俞百釗自國民黨的陸軍步兵學校畢業,出任陸軍步兵少尉,擔任雲南省陸軍二六軍上尉參謀,進行國共戰爭。

一九四八年 俞應麓同意與中國共產黨合作,以自己的住宅,掩護中共在江西、浙江、福建的活動。

一九四九年 俞百巍赴貴州,負責中共的文宣工作。

      俞百釗升任國民黨的中校參謀,當時的雲南省主席盧漢正式倒向中共政權,俞百釗率軍對抗共軍失敗,返回昆明,轉赴香港調景嶺。

      中共全面接管中國政權,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在北京成立,蔣介石率國民黨兩百萬軍民退守台灣,並宣佈戒嚴,長達三十九年之久。

一九五零年 妻子楊荷珍申請俞百釗來臺,並於同年八月抵達台灣。

      蔣經國擔任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全面展開軍隊的政治教育工作,進行保密防諜的整頓活動。

一九五一年 四月四日,俞應麓在江西省突然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速審速結,判決死刑。

      俞百釗在台申請恢復少校軍職,未獲核准,自此失去軍職,父親生前提攜過的國民黨軍政要員與故里親友,亦多數避之唯恐不及,甚至兼或有諸多自保之行徑發生。此時,俞百釗在台生活艱困,四處漂泊,幾乎無以為生。

一九五三年 俞百釗在姪子之友的介紹下,擔任嘉義地方法院候補錄事,從此在台擔任法院工作長達二十七年之久。

一九五四年 俞百釗生母楊曉春逝世於中國。

一九五七年 俞百巍在中共反右的政治鬥爭中,被開除中國共產黨黨籍,直到四人幫倒台,才得以平反恢復黨政職務,歷時長達二十二年。

一九五八年 俞百釗獨生女俞筠芳出生。

一九六三年 俞百釗通過書記官考試,並出任書記官,但因為官清廉自持,厭惡法院特有的紅包文化,始終未能進一步出任要職。

一九六七年 俞應麓的日本妻子安間依姬逝世。

一九七五年 蔣介石逝世。

一九七八年 蔣經國出任中華民國總統。

一九七九年 鄧小平復出,俞百巍也恢復聲譽,出任貴州省文化出版廳長,同時擔任中共十二大、十三大代表。

一九八零年 俞百釗選擇獨生女俞筠芳完成大學學業的同時,提早辦理公務人員的離退工作。

一九八二年 時年已七十一歲的安間勇,在經營事業有成之後,正式向日本政府、中國政府以及台灣當局展開跨國的尋親之旅。

一九八四年 俞百巍親自向鄧小平提出恢復父親俞應麓聲譽的平反要求。

                        俞筠芳與夫婿柯志喬生下一女,取名柯筱薇,俞百釗得此獨孫女,內心百感交集,彷彿此生的起伏恩怨,富貴榮辱,均化歸於無形。

一九八五年 在沈雲龍教授撰文與協助下,於同年五月,俞百釗與安間勇在台北會晤,安間勇並完成了認祖歸宗的第一項任務。

一九八七年 台灣宣布解除戒嚴令、開放台灣人民赴大陸探親。

一九八八年 蔣經國逝世,李登輝繼任中華民國總統。

一九八九年 在江西省廣豐縣副書記張良忠撤職查辦之後,由中共中央交辦的俞應麓平反審查,終於順利展開,並於同年七月二十九日宣告俞應麓無罪,安間勇抵達中國江西省上饒,以八十歲之軀在父親俞應麓靈前祭拜,並與同父異母的俞百巍相認會晤。

一九九一年 俞百巍與俞百釗開始通信,同年五月並以國際電話的方式交談,完成患難兄弟的最後會晤。

一九九二年 俞百釗因肺氣腫於五月三日逝世。

二零零一年  俞百釗的獨孫女柯筱薇,遠赴南太平洋的澳洲求學進修。